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关于

前段时间的一发人设存一下w

———————————正文基础篇——————————
姓名:Aldrich · Hope 奥德里奇 · 霍普
封号:智子【智慧的辫子】/智镜【智慧的眼镜】【由于头发的执着和换眼镜的习惯被朋友调笑说是本体其实是马尾辫或者眼镜吧于是就有了这两个诡异的缩写形式的绰号不明原因的人们则都认为是对他能力的肯定√】
年龄:29
性别:男
外貌:黑色的中长发被扎成松松垮垮的马尾搭在肩上,浅金色的眼睛正视着前方,银框眼镜莫名得增添了一分攻击性和精英气质,脸上挂着得体但又有些疏离的微笑,虽然不是什么令人惊艳的相貌,但看起来很安静不惹人厌烦,皮肤很白,却是带着病态的苍白【天生如此原因不明且体质较差容易患病】,身高不高180上下,没什么大块的肌肉,整体看上去很清瘦。
常装:【一般情况】松松垮垮的灰色连帽外套的拉链半开着,内搭白色T恤,深色牛仔裤配着白色高帮鞋,看上去比较舒适,具有生气活力。在这些场合偶尔会换成显得温和些的黑框眼镜。
【正式场合】整洁没有一丝折痕的象牙色衬衫外套一件黑灰色西装,系好蓝色的领带【一般为条纹或者原点的花纹】和西装唯一的一粒扣子,倒是有几分端庄的气质,西装的口袋内放着一只怀表,配同样是黑灰色的西裤,还有一双黑色【黑棕色】的皮鞋。在这种场合头发往往也会中规中矩地扎成紧绷的马尾。【如果是为了求得经济利益会用金边眼镜会显得精明如果是谈和之类设计战争啊或者敌对方会用银框眼镜会有点强势的感觉√】
性格:略微神经质,对周围的一切比较敏感,与别人相处交谈时总是不受控制留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言语措辞,一个不小心有什么看不惯或者是戳了雷区,心情就会变差,对对方的好感度也是分分钟刷负分,并且心生烦躁之感,虽然在对方面前可以掩饰过去,但自己对这点还是有些苦恼。
很固执,完美主义者,对事物极其挑剔,极力追求完美,对于做到尽量完美不惜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没有合适的理由绝对不会轻易地放弃一件事或对别人妥协,总是在不断地征求更大的利益更加的倾向完美。
与别人相处时礼貌得体【对于普通人会显得温和一些更易亲近但对于工作对象的时候就会变得比较严肃精明的样子】,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并擅长在适合的场合寻找适合的话题总的来说是个有特殊暖场技巧的人。说话清晰具有条理,习惯于在谈话间暗示别人自己的想法。对于有意义的深刻的交流有着十二分的兴趣。
有着自己特有的高傲,对于事物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就拿好与坏来说,他并不觉得有绝对的好与坏,世间的这么多的事物在他眼里更多的是有利于不利来定义的,对于‘信仰’初神这件事也不过是一种习惯,从小在家人的影响下心理更偏向于初神罢了。同样在他眼里同伴和朋友也不一样,朋友是被他认可的人但同伴却不一定,同伴或许会互相扶持帮助但也不过是特定的场合下罢了,获取各自的利益后还不是分道扬镳,但朋友是可以交心的。对于生死,他是毫不在意,都只是一种经历罢了,不过在真正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谁又知道呢或许会产生害怕与焦虑吧。
为人认真严谨,对于经过自己手上的工作万分在意,包括对待周围的人。喜欢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有什么事打破了自己的预想会有一点烦躁,喜欢在自己内心和周围都很安静的时候进行思考与分析。
轻微洁癖,不喜欢和别人有很多的肢体接触。
朋友不算多,和朋友相处时会放松很多,所以比较喜欢和朋友待在一起,同样也很喜欢那些纯真的孩子,他总会在有空的时候去孤儿院什么的转转。放松的时候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呢。当然也是个很难搞的人。
能力:智者
具体:善于观察分析,与人交谈能很好鼓动对方并获取利益【信息】【虽然身体体质与反应远不及其他但是还是有一个还不错的身手,会使用短刀之类的冷兵器,擅长近战√但遇上比较厉害的家伙还是很吃亏所以一般就是打一发就跑【shenmegui】
出生地:诺利兹格勒(智者之城)
所在地:毕黎夫格勒(信仰之城)
经历:出生在一个父母都是初神的疯狂教徒【啊其实就是十分维护相信依赖初神?】的家庭,从小便被灌输很多有关初神的东西,久而久之虽然心理上更倾向于初神,但由于父母的过于狂热对信仰反而不怎么有热情。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等原因常常搬家【父母工作很忙与自己并不亲近】,到过很多地方也和很多不同的人打过交道,不知是本就有天赋还是父母的有意栽培为人处世更为圆滑起来,对外界有好奇心但同时也觉得不过如此,感到无趣。后因父母影响加入卡弥撒玛。【总的来说受父母影响较大】
人际:双亲家庭父母是狂热初神教徒;有几个并不是教会内部人员的好朋友;和教会内部人员关系不错
爱好:有事没事逛逛孤儿院和小朋友待在一起;进行一些有意义的谈话
癖好或者口头禅、特征之类的:一直养着这点长度的中长发不肯剪短亦不肯再养长;在不同的场合会使用不同的眼镜
擅长: 交际,谈判,哄孩子,快节奏近身战【相对来说还算擅长】
苦项:消耗大量体力的事,远距离战斗,理科方面
喜恶:喜欢和孩子们在温暖阳光下的庭院里分享自己烤的饼干和红茶,给孩子们讲讲故事或者是看着他们玩耍之类;喜欢在空闲时和朋友一起喝酒看云朵谈人生【bushi】,在内心安静的时候坐在落地窗边想事情整理每天发生的事【写日记?】;喜欢和别人进行有意义的辩论之类;喜欢比较淡的口味,喜欢的人吗大概就是比较强势元气但说话有分寸能理解别人。
讨厌参加大型的宴会,一直装着笑脸端着架子;很讨厌香水胭脂之类的味道;讨厌和别人【一般指不怎么熟的或者陌生人朋友什么的勾肩搭背【×】没有问题】有过多的肢体接触;讨厌很重味道;讨厌不识抬举没有责任心死皮赖脸莫名其妙聒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亦或是一直端着小姐少爷的架子的很娇气的人对贵族之类一直没有太大的好感。
性向: 基佬√【未公开】
CP:这里神经质略冷淡的的易病体质的0.5一只,求强势元气攻推倒(ノω<。)ノ))☆.。当然如果没有的话推倒元气受也是没有问题的(ノω<。)ノ))☆.。但是咱儿砸本质还是更偏向受或者说更需要攻啦(ノω<。)ノ))☆.。没人勾搭咱就自己去勾搭吧!
备注:在填擅长什么的时候朋友说填交际吧然后还附带吐槽交际花也是醉了_(:зゝ∠)_
——————————————进阶篇————————————
是否愿意杀戮进阶:是
是否希望成为“王”者:是
是否希望成为“神”:是
信仰:光明之神(初神)
派别:卡弥撒玛
职位:适用于谈判、外交场合的卡弥撒玛人员【直接复制了特招里的抱歉_(:зゝ∠)_】
对于“初神”的看法:心里的偏向者,父母眼中最重要的赐予我们一切的神,相信但不疯狂,但是能见到看看也不错,毕竟如果真的是他带来了光明使这个世界存在了一定的秩序,应该会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神吧。这个世界最初的唯一的一面。
对于“真神”的看法:小时候被父母灌输了这是一个罪恶的神之类的想法,但不可抑制地有点感到新奇,对于死亡抱着一定的兴趣,但是太过于冷酷和血腥,并不怎么受到自己的喜欢,也并不怎么相信他的说辞。随着社会发展生活的继续必然产生的另一面。
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两面性,几乎永久【在自己的认识和经历中】的光明中夹杂着死气沉沉的灰暗和猩红的血液,温暖的善良中夹杂着冰冷的残忍,待久了就会觉得厌烦但是却又不能完全割舍放弃掉的地方。
世界观: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但是孩子还会是美好的家人还是后盾朋友还是可以并肩交心的人完美和利益更是永远会是我所追求的东西。

评论

© 不思归 | Powered by LOFTER